媒體

學校首頁 > 媒體 > 正文

【中國科技網】生物安全實驗室數量上去了 配套措施也得跟上

時間:2020-06-15 18:52:34  來源:中國科技網   編輯:張淼  作者:付麗麗  點擊:

在廣西柳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工作人員在實驗室生物安全柜里進行病毒核酸提取實驗。圖片來源:新華社黎寒池攝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我國在檢測方面的不足。近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專家學者座談會時指出,要加強實驗室檢測網絡建設,提升傳染病檢測能力。

近日,國家發改委等三部門對外公布《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方案》提出五大建設任務,其中在全面改善疾控機構設施設備條件方面提出,實現每省至少有一個生物安全防護三級實驗室(P3),每個地級市至少有一個生物安全防護二級實驗室(P2)。P3和P2實驗室有何不同?為什么會成為各地標配?實驗室充分發揮作用,還需要哪些配套舉措?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

P3、P2實驗室有啥用

此次疫情中,公眾經常會聽到P3、P2實驗室,那么二者有何不同呢?

據介紹,在《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通用準則》(WS233-2017)中規定:生物安全防護水平為二級的實驗室適用于能夠引起人類或者動物疾病,但一般情況下對人、動物或者環境不構成嚴重危害,傳播風險有限,實驗室感染后很少引起嚴重疾病,并且具備有效治療和預防措施的微生物的操作。生物安全防護水平為三級的實驗室適用于能夠引起人類或者動物嚴重疾病,比較容易直接或間接在人與人、動物與人、動物與動物間傳播的微生物的操作。

亞太生物安全協會主席、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P2實驗室核心設備包括生物安全柜和高壓滅菌器,在建筑物中實驗室無需與一般區域隔離,而P3實驗室完全密封,室內處于負壓狀態,既能有效保護環境和病原體不受污染,同時也保證操作者不受感染。

“同一種病原微生物的不同實驗活動,也需要在相應級別生物安全實驗室內開展。”武桂珍說,如新型冠狀病毒的分離、培養、活病毒及其蛋白純化、病毒凍干以及產生活病毒的重組實驗等操作,必須在P3實驗室進行。未經培養的感染性材料的操作,如在采用可靠的方法滅活前進行的病毒抗原檢測、血清學檢測、核酸檢測、生化分析,以及臨床樣本的滅活等操作,應當在P2實驗室進行,同時采用P3實驗室的個人防護。

疫情暴露出實驗室數量不足

2003年SARS流行期間,我國僅有少數實驗室能夠基本滿足SARS病毒分離和培養條件,嚴重制約了政府對公眾公共衛生安全的保障能力。經過十多年發展,目前全國P3實驗室有40余個,分布在疾控中心、科研院所、高校、海關、醫院等單位,P4實驗室僅有兩個。“相比世界發達國家,我國的P3及P4實驗室數量有一定差距。”武桂珍說。

南方醫科大學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趙衛指出,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由于臨床樣品的核酸和血清學檢測需要P2實驗室,新型冠狀病毒的分離培養需要P3實驗室,也暴露出我國P2、P3實驗室數量的不足。“一定數量的P2、P3實驗室成為防控工作的必備條件。”趙衛強調。

針對這種情況,《方案》提出,要全面改善疾控機構設施設備條件,實現每省至少有一個達到P3級別的實驗室,每個地級市至少有一個達到P2級別的實驗室,這樣可以基本具備國家衛生標準實施所需的檢驗檢測能力。

建設同時需綜合考慮分布情況

在武桂珍看來,建設P3實驗室等,既是公共衛生建設的需要,也是高水平大學研究機構的需要。加強P3實驗室建設,也要綜合考慮其在全國不同機構(疾控中心、科研院所、高校、海關、醫院)的分布,考慮各地經濟活躍程度,以及傳染病的發病情況。“建設P3實驗室的投入非常大,如果不對其充分利用,就會造成資源嚴重浪費。在增加建設布局的同時,也應建立P3實驗室資源的共享機制,避免重復建設。”武桂珍強調。

武桂珍介紹,他們在馳援黑龍江綏芬河、呼蘭時,通過手把手培訓、設立工作站、援建實驗室,為當地留下了帶不走的專業隊伍。目前,綏芬河當地實驗室已經可以獨立開展檢測工作,日檢測量近千份。“在我國,不但地級市要建立P2實驗室,一些縣級城市,有必要、有能力的地方也應該建,因為P2實驗室涵蓋的實驗范圍非常廣,大量的操作需要在P2實驗室進行。”武桂珍說。

趙衛也表示,在經濟發達地區,生物安全實驗室的數量較多,管理比較規范。“每省至少有一個P3實驗室,每個地級市至少有一個P2實驗室”的要求并不高,尤其是P2實驗室,設置檢驗科的醫院其實都應該具備,屬于常規配置。P3實驗室雖然不強求多多益善,但目前在全國層面的布局存在不均衡的問題,需要充分考慮。

也許有公眾會問,為什么國家不要求建設P4實驗室呢?對此,武桂珍解釋,P4實驗室被稱為病毒學研究領域的“航空母艦”,是專用于烈性傳染病研究與利用的大型裝置。就我國疾病預防控制的實際而言,在省級和市級分別建設P3和P2實驗室已經可以滿足我國目前生物安全實驗室建設的需求。

“P4實驗室相對適用的微生物種類非常少,需求也少,而且建設耗資巨大,日常運轉費用也非常高,所以應該在國家層面布局。”趙衛說。

充分發揮作用少不了這些配套

實驗室建起來了,如何安全、高效運行,需要哪些配套措施,這也是亟須解決的問題。

“首先,要加強實驗室人才隊伍的建設。”武桂珍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強調“重大傳染病和生物安全風險是事關國家安全和發展、事關社會大局穩定的重大風險挑戰。”因此,新形勢下,生物安全實驗室的地位更加重要,而實驗室的建設和管理,都離不開人才隊伍的建設和參與,沒有高素質的人才隊伍,就不可能有高水平的生物安全實驗室。

其次,要完善法規體系,強化安全管理,牢固樹立底線紅線意識。各級衛生行政部門和實驗室設立機構要落實第一責任,如主體責任、領導責任、監督責任等,真正把實驗室生物安全工作納入重點工作,與其他業務工作同部署、同推進、同考核,確保實驗室規范、安全、有效運行。實驗室設立單位及其主管部門要樹立“安全無小事、防范大于天”的風險意識,定期組織排查、消除實驗室生物安全隱患,健全完善安全管理制度,加強培訓考核和安全教育,確保實驗人員嚴格執行國家有關實驗室生物安全的規定。

在趙衛看來,P2、P3實驗室的日常運轉都會產生一些消耗。尤其是P3實驗室,國家在管理上非常嚴格,運營成本高,日常需要較多的人力、物力,政府應在財政方面給予一定的支持和傾斜,以維持實驗室較好的正常運轉。

原文鏈接:

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18111361758350062018&t=1591696253111&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showmenu=false&pid=&ptype=-1&source=share&share_to=wx_single&from=singlemessage

學校地址:廣州市白云區沙太南路1023號-1063號
粵ICP備05084331號  南方醫科大學版權所有
功夫万条筒规则 股票涨跌最大的 幸运赛车软件下载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手机版 河北11选5真准网 2019澳洲幸运5预测计划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今天 河内5分彩开奖号 澳洲幸运10是官方的吗 黑龙江6+1开奖结果2019.8.16 黑龙江22选5中奖号码 上海股票配资 福建即乐彩走势图 保险理财 后三组选包胆有啥技巧 广西快三下载app